风月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爱中文网ii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跟祭司说明来意后,祭司就把程寅带到自己的山洞中。

山洞同样被收拾得干净整洁,所有的东西都很有规律地分类摆放着。

祭司把程寅领到平铺在地面上的几张兽皮前。

在这几张兽皮上堆着的都是某种植物的叶子枝干和根茎,看样子应该是药材。

而且这些药材很明显是已经被炮制过的,只是炮制的手法有些粗糙。

至于另外几块兽皮上的药材则有些眼熟,应该就是昨天让祭司出去采摘回来的消炎生机的草药。

没用完,让祭司带回自己的山洞中放起来了。

果不其然,祭司指着那几块兽皮说道,“这是小神使昨天交代我去找的植物,还有一些没用完,觉得小神使以后可能还能用上,我就把剩下的那些都带回来了。”

“另外的那些就是我认识可以治伤治病的草药,我把它们都简单地晒干处理了一下,小神使也可以在里面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东西。”

程寅转身跟祭司道了个谢,就蹲下身去翻着那些兽皮上的药材。

每查看一个兽皮垫,他就像发现什么宝藏一样,惊喜万分,同时也对其他兽皮垫上的东西充满了期待。

因为他在祭司的过往采集回来的药材中看到许多名贵且在华国已经是灭绝的药材品种。

比如冬虫夏草和白花蛇舌草,再比如野生黑枸杞跟佛手参,这些名贵的药材在他那个时代已经灭绝了,是想找都找不到的存在。

如今在祭司找到的药材中看见,怎么能不让他感到惊喜呢。

站在身后的祭司见小神使越翻越开心,心情也跟着开心起来,就也去他的收藏品当中找了几样认为珍贵的东西出来,准备一起送给小神使。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程寅也终于找到自己想送回华国的东西了。

是两根比较大,但在祭司那边却是最小的人参。

最主要的是这两根人参头顶还有种子,虽然现在已经干瘪了,但好歹还挂在上面,正好可以一起送回去,让那边试试能不能种出来。

程寅摊开掌心,把手中的两根人参展现在祭司眼前。

“祭司,我选好啦,我就要这两个。”

祭司则是看着小神使手中的东西,陷入一阵沉默。

他不明白,小神使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味道奇怪,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吃多了还会流鼻血的东西。

原本他是准备把那些剩下的给扔了的,只是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他给忙忘了。

程寅见祭司不说话,有些局促不安,是不是祭司觉得自己太过贪心,一拿就是两根人参。

只是想到自己走之前去见过的那位和蔼可亲,身体却极度病弱的老人,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人参,抿了抿嘴,声音带上一点低落与哀求。

“那……那我就要一根可以吗?种子我也不要了,我就是想要一根送回去给人补补身子。”

说罢,程寅就想转身把手中的一根人参给放回原位。

而祭司也终于回过了神,连忙拉住了转身的小神使,一脸古怪地说,“小神使,这东西不太好吃,而且吃多了还会从鼻子流出好多好多血,怎么止都止不住。”

听到这话,程寅都愣住了。

“祭司,部落的兽人有吃过这种东西流鼻血的?”他咽了咽口水,艰难地问出那最不可思议的问题。

祭司点了点头,告诉他,“有段时间这边树上的果子摘完了,狐数就带领采集队去了另外一座山上,那座山上有很多这种东西结出来的果子。”

“果子红红的,有亚兽人以为能吃,就摘了很多回来。”

越听程寅就越觉得不对劲,连忙打断了祭司,问道,“摘?”

可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啊!!!

祭司看向小神使的眼神更加古怪了,“对啊,我们一般只吃果子啊,所以采集队也是只摘果子。”

说着他又指了指人参,说道,“想这种的,都是根,不好吃,是不要的。”

“至于小神使手上这两个有根须的,应该是那个亚兽人比较好奇果子下面长什么样才随手拔了几株放在兽皮中带回来的。”

“果子拿回来的时候我们就看过了,全是核,没肉,味道也不好,没怎么吃都给扔了,至于有根的那几株,好像是崽子们喜欢全部送他们了。”

复述着脑海中想起的画面,祭司就很是无奈。

“那群小崽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打闹的时候假装这些是食物给吃了,尤其是勤那家伙,吃了好几根,吃完后就流血了。”

“勤流血可把那几个小崽子给吓着了,以为他吃到有毒的东西,马上要死了,就哭着嚎着跑到我这边让我救救他,他还不想死……”

祭司话还没说完,程寅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

他可以想象到那个画面。

其实就跟小时候玩过家家把野草或者沙子当菜一样,只不过兽人这边是人参当菜而已。

嗯,还挺奢侈的。

笑了好一会,程寅才止住笑,“所以祭司就是这样知道这东西不好吃,吃多了还会流血?”

他也想明白了,这东西本来就是无名部落里得亚兽人找到的,现在他能在祭司即将把东西扔掉前捡漏两根,已经很不错了,做人不能太贪心。

想到那会勤满身是血来找他,哭着他快死了的时候,祭司的回话也充满了笑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