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乾六年,季夏末,太液池的荷花已谢尽,只剩下几株干枯的莲蓬。

立政殿的情况更糟糕,本该在春夏秋盛放的月季也奄奄一息,无论怎么浇水施肥,甚至还埋了块羊肉进去,蔫巴的月季都不见好转。粉红的花瓣一片片凋零,恰如这立政殿的主人一般。

“母后情况如何?”

“娘娘情况一切都好。”

“高妈妈,你瞒不住的。我迟早会知道,你提前说,我才能提前想办法。”

这年谢檀弈五岁,分明是连狗都嫌的年纪,却显得比许多成年人还要沉稳。

高妈妈有些迟疑。

她知晓太子早慧,两岁识字,三岁便能作诗,但也没曾想过,太子竟然这般不像个孩子。那眼神,那神情,已经跟龙座上的帝王亳无差别。

见她久久不答,谢檀弈也不追问,只是淡淡道:“不说算了。要是母后生产出事,我就说是高妈妈在母后喝的安胎药里放了别的东西。五岁的孩子在父皇母后眼里不会撒谎,而且他们失掉新生儿,正好需要一个出气筒。”

“小殿下,你……哎。”高妈妈瞬间吓得满脸惨白,看小太子神色认真,不似玩笑,这才长长叹息道:“之前不告诉小殿下,是怕你年纪太小承受不住。”

“高妈妈还是担心下自己罢。”谢檀弈目光冰冷,似是耐心已到极限。

高妈妈再也不敢把他当孩子看,如实道:“郭太医说皇后腹中胎儿气息不稳,大概率会难产,即使生下来,婴儿可能也活不了多久。即使用最好的安胎药,也不能保证婴儿百分百存活,郭太医让皇后做好心理准备。”

“嗯,孤知道了。”

见谢檀弈脸上表情没怎么变,高妈妈心里莫名发慌,只好又试探性地问:“那小殿下还会不会……”

这时谢檀弈却忽然冲她笑了,“高妈妈这么听话,孤自然是舍不得你受罚。”

母后身体欠佳,若生出的孩子再夭折恐怕会受不小刺激。届时病情加重,他可能在失去一个弟弟或妹妹后又会失去母亲。这是年仅五岁的太子所畏惧的东西。

那日阳光很好,谢檀弈在御花园里碰到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

宫里已经快四年没有孩子出生了,近来宫里怀孕的女人只有两个,所以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

“你就是父皇新封的沈美人吗?”

来者身着华服,分明是粉雕玉琢的娃娃脸,眉目却生得龙章凤姿。年纪加装扮,方才又称呼皇帝为父皇,身份显露无疑。

沈清鹂很快站起身行礼道:“是的,太子殿下。”

“我能不能摸摸它?”小殿下的目光落在沈清鹂隆起的肚子上。

沈清鹂有些惊喜,宫中人皆知她位份低微,加上这腹中孩子身份敏感,几乎没人会主动来与她交好。

小太子虽看着像个小大人,但到底是个五岁的孩子,单纯善良。

她当即欢喜地捉住太子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肚皮上,然后紧张地观察小殿下的神情。

小殿下最开始还是沉默平静的,但很快,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中忽然闪现出一丝光亮,像是被某种东西震撼而露出的惊奇。张了张嘴似乎想说话,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粉色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提在胸口的气终于放松,沈清鹂笑道:“它刚才是踢你了么?”

谢檀弈颔首,收回按在沈美人肚子上的手,只是静静地看,眸中霎时多出几分对生命的敬畏。

一来二去,沈清鹂瞬间喜欢上这个安静懂事的孩子,一时高兴得忘乎所以,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腹中胎儿的事。

“已经六个多月了,算下来跟皇后娘娘是同一产期。”她抚摸着自己的孕肚,露出慈爱的神情。

“六个月?可你明明五个月前才入宫。”

这句话直接把她从天堂拉进地狱。

原来小殿下只是不知道。

抚摸着孕肚的手顿住,她垂着头,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空气凝滞,像是一块化不开的冰。

“父皇还常来看你么?”谢檀弈冷不丁地问,显然对六个月还是五个月并没有太大兴趣。

沈清鹂暂时松口气,“前段日子来得少,最近一段日子都没来过。”

“那他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去看你,就像他已经很久都没来过立政殿。”

“小殿下还想再摸摸它吗?”

谢檀弈点点头。

沈清鹂微微笑着放开抚摸着孕肚的手,小殿下便慢慢走过来,小手轻轻覆上。

咚——一个小拳头轻轻锤了下他的手心。

“是个很健康的妹妹。”谢檀弈嘴角浮现出淡淡地笑意,母后腹中的孩子就从来没这样打过他,甚至感受不到胎动。

“小殿下觉得是妹妹吗?我也觉得像是个女儿。不过她最近越来越闹腾了,等长到两三岁的时候,说不定让人追得满地跑。”见小太子喜欢这个孩子,沈清鹂的话也免不得变多。

谢檀弈只是听着,心里却在规划一件大事。

等郭太医再到立政殿为皇后诊脉时,谢檀弈便提前将他拦住。

“孤希望你能告诉母后,她腹中的孩子很健康。”

郭太医蹙着眉,看上去十分为难,“小殿下,臣身为太夫理应告知实情。虽然前几次诊脉结果都不乐观,但若是这回状况好转,臣一定会实话实说。”

“不管这次情况如何,孤都希望你能告诉母后,她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不仅要告诉母后,还要告知父皇,告知后宫里的所有人。”

“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爱爱中文网【ii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折娇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