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桑思两根手指一弹,横在脖子前面的刀子突然飞了出去。

连桑时昱都没看清楚男人手里的刀是怎么不见的,就像是凭空飞了出去,在地上滑行了好几米之后重重撞在墙壁上。

男人手里骤然一空,他表情一慌,下意识想去捡刀,桑思趁机从他怀里挣脱,从阳台上跳了下来。

“妈的,你给我回来!”

男人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要去抓桑思,可是还没等碰到她,就被一只手抓住胳膊反拧到身后,映入眼帘是桑时昱那张阴沉到滴水的面容。

桑时昱话里藏着深不可察的危险,“你想干什么?”

男人用力挣扎起来,“放开我!我要杀了这小兔崽子!”

话还没说完,桑时昱一拳头挥了下去,顿时把男人打得鼻子流血,喘着气说不出话。

光头警察赶紧上前拦住桑时昱,“桑队,桑队,别忘了你是警察,不能动粗啊!”

桑时昱胸膛剧烈起伏,扬起在半空中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片刻后,他才缓缓地落回身侧。

要不是顾忌着自己是警察,桑时昱恨不得杀了这个人。

居然丧心病狂到连桑思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全程男人都是懵的,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赶来的警察按在地上,像条脱水的鱼剧烈挣扎。

桑时昱没去看他一眼,他蹲到桑思面前紧张地检查,“你没受伤吧?他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没有啊,我一点也没有受伤。”

“真的没有?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记得告诉我。”

桑时昱正思考着要不要找个女警给桑思做个详细检查,毕竟男女有别,即便桑思是他亲妹妹,有些事情他也不方便做,就听见桑思撅着嘴唇,告状地说:“五哥哥,这个叔叔一点都不好玩,无聊死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刚才是众人玩的一场游戏,而不是绑架案。

桑时昱:“.........”

你还委屈上了是吧?

不过看见桑思没事,桑时昱悬了半天的心总算恢复冷静,刚才他差点以为桑思要死了,心脏差点都停止了跳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桑时昱开始关心起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来。

桑时昱自我安慰,他的身份是人民警察,就算是毫无关系的市民被绑架威胁了,他也会关心对方。

跟有没有亲人关系无关,那是他作为警察的职责。

到了这会儿,桑时昱终于想起兴师问罪,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让你在奶茶店等我吗?你为什么乱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桑思一脸天真无辜,“五哥哥,我本来是不想跟你走的,可是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他给了你多少,能让你连命都不要了?”

“三万。”

桑时昱:“.........”

好吧,他收回刚才那句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爱爱中文网【ii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读心幼崽错穿剧本,摆烂躺平发育》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