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爱中文网ii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木质调的淡香若有似无地萦绕上鼻尖,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

近到她能互相听到清浅的呼吸声,能清晰地看清陆渊高挺的鼻梁,形状优美的薄唇,微挑的眼尾邪气到似能溢出黑雾。

陆渊凝视着她,黑曜石般的瞳孔如宇宙最深处的星子,仿若能吞噬人的神志,那恍若深情的眼神,简直活脱脱的妖孽再世。

要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瞧上一眼,估计魂都要被勾走,生生溺死在里面了吧。

可惜顾漪不是。

只见顾漪轻巧地勾了红唇,眼底藏着探究,语气打趣地道:“请问这位陆助理,没有你上司我的指示,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锋芒已露,空气中的分子霎时仿佛凝固。

这个问题实在敏感。

现代法治社会可不是说着玩的,沾上被人跟踪监控这种事情,放谁那基本都是不能踩的红线。

陆渊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气音轻似羽毛,轻而易举打破了降至冰点的氛围。

空气重新流动起来,涌入两人之间。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

陆渊神态自若地靠进椅背,与顾漪拉开距离,一只手支在椅把上,语调懒散道:“最近我在亚太华区有几个大项目,打算成立个临时总部,来选个办公地址。”

“一个办公地址还用您亲自选?”顾漪神情淡淡,她对陆渊张口就来的话是半分不信。

陆渊指节敲了敲脑袋,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真诚道:“啊,还有,我顺便签了个字,过了那幢大楼的产权。然后呢,我有点口渴,想来杯咖啡,于是就随便找了家店,结果你说巧不巧,怎么就遇到了呢。”

巧?真巧还是真全靠技巧,以后自会分晓。

“行吧,您有钱豪横,资本家的事我不配问。”顾漪听到这个回答后,耸了耸肩,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懒得看陆渊这副花孔雀开屏的嘚瑟样。

“诶,对了。还有房产证,大红底的一本可漂亮了,你要不要看看?”陆渊眼睛笑得弯弯,跟只狐狸一样,手指还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

“谢谢,不用了。”顾漪冷静地说。

陆渊又下巴一扬,一股子嚣张劲儿,“倒是你,不是说忙着见客户吗?怎么还有空和前男友搁着喝咖啡?”

他还特意把前男友三个字加了重音。

“咯噔”一声,瓷器与木桌发出温润的声响,顾漪放下咖啡杯,有些疑惑地横了陆渊一眼,“这和您有什么关系?”

如嗔如怨的一眼,哪怕语气是不耐烦的,也叫人生不出半分恼意。

“你说的对。”陆渊垂眸,自嘲般得扯了下嘴角。

他现在当然没有立场说这话,可是一感受到顾漪与先前相比有点软化的态度,他便忍不住再多上前一步,想试探出他在顾漪心里的底线。

但是,这女人一言不合就甩敬语,在两人间瞬间拉下一道无形的警示线。

顾漪就是吃准了她现在在他的心里非比寻常,他对她有超出对常人的耐心。

是他一不小心太急了。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和心思陪她耗。

陆渊重新抬眼,仿佛刚才顾漪对他的隐形警告没有半分影响,面上又是邪气吊儿郎当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x企有问题,想从谢临入手?”

“嗯。”

“我有个想法,你想不想听听?”陆渊轻笑,对着顾漪勾了勾手指。

“哦?”顾漪面上看是起了点兴趣,她点头说:“你讲来听听。”

只见陆渊“啊呀”了一声,一手捂在胃上,整张脸写满了痛苦的表情,虚弱地道:“我的胃好痛啊,好像是胃病犯了,我的头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然后,陆渊一手把表盘怼到顾漪眼皮子底下,继续装模作样地哀嚎:“你看都快五点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说完,陆渊还不忘偷偷瞟一眼顾漪。

顾漪被这位没有半点包袱的大资本家给逗乐了,一时也起了点逗弄的兴致。

她故意道:“晚饭啊?我一般都是七点才吃的。你要是饿的话出门左转二十米就有家餐厅,快去吧,可别饿坏了。”说着,顾漪对着陆渊眨了眨眼,一脸真诚地建议。

陆渊简直难以置信,像是遭受了多大不公的表情。

于是,陆渊选择直接摆烂,“我一个人吃不下饭。”他脑袋支在手肘上,闭着眼,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耍无赖地说:“你陪我吃。不然我胃病犯了,顾漪你就是见死不救。”

“行了,别装了。”顾漪毫不留情戳破陆渊浮夸的演技,然后检察了下手机的行程安排,拎着包起身,“你订的餐厅没有取消吧,小助理?”

陆渊一听有戏,眼睛刷的亮了起来,敏捷地起身,挑眉道:“当然。走走走,吃饭去。”说着,他走到前面给顾漪带路。

陆渊安排的地儿是私厨,位置是最金贵的商业地段里包圆了整幢楼,闹中取静别有一番风味,而食物的味道自然也是顶尖的。

从佛跳墙到m9+等级的牛排等等,主打一个中西合璧,餐后甜点也很有创意,是波斯提尼,一道源于中东波斯的特色美食,类似雪酪的口感,揉杂着玫瑰香气和开心果的细腻酥脆。

这么一顿饭下来,顾漪是挺满意的,这餐的热量没有特别超标,明天去健身馆不用加时间了,但是陆渊满不满意嘛......

顾漪放下手机,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陆渊,他正单手刷着手机。

大约是感受到顾漪投来的目光,陆渊掀起眼皮看向她,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然后坐正身形,轻笑了下,道:“电话打完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