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爱中文网ii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因为早前承诺了时岁一起去南城,陆遇礼提前半个月就开始计划了。

终于等时岁在参加楚王妃传的杀青宴后买了前往南城的机票。

直到临出发前,时岁一直都很兴奋,这是她第一次和陆遇礼一起出去旅行,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陆遇礼提前在网上订了住所,是一个极具民俗风情的小院子,他相信时岁一定会喜欢的。

不出所料,在他们到达南城的第一个晚上,时岁就激动得睡不着觉,一定要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看日出。

陆遇礼担心睡眠不佳对她的身体不好,劝说道:“我订了闹钟,日出前叫醒你,我们再过来等日出好吗?”

时岁披着小毯子摇摇头,“我不困,阿礼,你看天上有好多得星星啊。”

陆遇礼闻言抬起头,墨色的天空繁星点点,好似璀璨银河。

“小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往天上看,也有很多星星。”

时岁忽然开口。

她几乎从来不会主动提起小时候的事。”

陆遇礼情不自禁地向她看去。

南城的晚风清凉,带着清冽的气息。微风将她额头间的碎发抚开,划过白皙的脸颊。

“家里的屋顶总是破的,爸爸修了好几次,到每次下雨都会再次破掉,时间久了他就不修了,后来,每到下雨他就不回来。”

“我没有见过妈妈的眼睛,我对她的记忆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躺在家里唯一的床上,一直在睡觉。”

“后来,妈妈不见了,爸爸把她抱走再回来时,他说,天上的星星就是妈妈,她会和那些星星一样,看着我长大。”

陆遇礼听得心疼,他默默地把时岁搂在怀里,时岁的耳边听着他磅礴有力得心跳,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麦田与群星。

陆遇礼用毯子把她包得严严实实,时岁在温暖中缓缓睡去,直到稀薄的日光探出云雾,陆遇礼才轻声将她唤醒。

时岁抓着他的袖口,睡眼惺忪。

眯起眼睛,金光的日光一点一点蔓延,给绿油油的麦田笼罩了一层金沙。

时岁痴迷地望着远方,发丝随着微风散开,陆遇礼定定地盯着怀里的人,他忽然生出一丝荒诞的想法,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他甚至想抛弃所有,就这样和她一直生活在田园里,没有红尘的烦扰,什么金钱、名利都不重要。

他只想每天清晨都能把所爱之人拥在怀里,

她望着日出,他望着她。

一滴泪从时岁的脸颊滑落,陆遇礼瞬间回过神来,他轻轻吻落那滴眼泪,温柔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时岁转头,回望他,“阿礼,我好幸福。”

怀里的人眼睛湿漉漉的,陆遇礼的心尖蓦地动了一下,他强烈的预感感知到,原来就在刚刚,他们的心中所念皆一致。

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息,他们牵着手走在麦田边的小路上,时不时有鸟鸣声从远处传来,层峦起伏的群山与麦田在遥远的天边相连,田中零零散散点缀着红色的砖房,空气里弥漫着早春萌生的气息。

“阿礼!”时岁突然间叫他,声音有些大。

陆遇礼吓了一跳,冷不丁回头,就被吧唧一口吻了脸颊。

趁他还懵着,时岁松开他的手笑嘻嘻地跑开了。

陆遇礼被她气笑了,咬咬牙快步跑过去。

“登徒子,给我站住。”

时岁笑着躲开,她穿了一身水蓝色的长裙,跑起来如同翩翩起舞的花中精灵,陆遇礼晃了一下神,只摸到了她的裙摆。

“岁岁乖,不闹了,饿不饿?回去我给你弄鸡蛋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