噀天为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爱中文网ii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花不落掐着点来到比赛场地时,已有一半的人提前进了剑冢。

他兴致缺缺,排在队伍最末,一边留心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思索着两日前周灵玉对他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九伐仙尊都会收你为徒的。

可是为什么?就因为他唤醒了是非剑?

不对。

花不落回忆着吉沅当时的怒容,笃定地心想,只有段漱希望是非剑再度问世。

可若是吉沅与段漱意见不合,他又为何最终让出了一个参赛名额?

说明他赞同段漱的想法,却不认同对方的做法?

花不落的身体随着队伍的移动而往前走,思绪却卡在原地,迟迟找不到突破口。

如果按照他的直觉推断,要么是段漱抓住了吉沅的某个把柄,强制其为她开后门,要么是就是段漱利用某人或者某物威胁了对方。

还有一个更离谱的猜测,吉沅之所以发怒,也许只是因为段漱随意插手了他的择徒事宜。

花不落在心里默默将最后一个非直觉性的猜测划掉,跟着排在队伍末尾的最后三人,一起站在了剑冢入口。

其与剑阁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性质却截然不同。

顾名思义,剑冢,即是由一把把无主、无名之剑构成的坟陵,其早在千年前就自成一处秘境,且不受外界时间干扰,一直保持着古战场的景象。

后被太一山的祖师爷收入囊中,置于此地,供弟子们习武演练。

应吉沅的要求,每一位参赛者在进入剑冢前,都得摈弃自己原先的武器,并在其中寻找新的防身装备。

获胜条件也很简单,半个时辰内,第一位出秘境之人即为胜者,将被吉沅收为亲徒。

除了第一名外,余下在规定时间内出来的人也有资格拜入吉沅为师,只不过是作为外门弟子。

花不落回忆了一遍比赛规则,确定没有“不得互相残杀”这一条。

他望向排在他前头的三人,无一不卸下了挂在腰间的长剑,而后依次踏入了剑冢。

但其身上究竟保留了多少暗器,吉沅可不会一个一个地去搜。

哪怕参赛者仅有十六人。

花不落是个走后门的,因此,不仅没有人来搜他的暗器,甚至没有人来命他放下握在掌心的是非剑。

他也不欲藏着掖着,提着显眼的红剑,便踏入了传送阵中。

光芒一晃而过,未及睁眼,先感其风——瑟瑟且凄凄。

再放目远眺,竟是一片荒凉之景,草木萧疏。

光秃秃的山连着苍黄色的天,暗沉沉的世界罩着雪白色的人。

就像一群被放牧的羔羊。

参赛者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竟谈笑风生,维持着竞争前的平和。

花不落却心念一动,悄悄远离了人群,并将黑布往自己肩上一披,转瞬变作了一件枯黄色的长袍。

兜帽一盖,完完整整地遮住了雪白色的弟子服。

花不落未上山,先一路西行,直至撞上一道透明的结界墙,他便开始沿着结界的边缘走。

未到半刻钟,一道奇异的钟声自天际敲响,暗红色的结界瞬间如碗般倒扣下来,笼罩了整个天地,向众人昭示着比赛的开始。

沿着结界走了大半圈的花不落感受得最清楚,这玩意不仅圈出了赛场,还在缓慢地朝一个方向收缩。

前三十分钟,花不落平常的走路速度比结界的收缩速度还快上一倍,因而他不慌不忙,还时不时地停下来,练练剑法。

看起来,倒像是他带着慢腾腾的结界前行。

一路上,花不落拎着是非剑,或刺向枯木,或斩向野草,或劈向硬石,若周遭无物,他便挽个剑花,摆出几道学过的剑式,权当复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